1. <pre id='xuscmd'></pre>
        1. <lu date-time='82i3icl'></lu>
          <ul date-time='ewbhip'></ul>
        2. <ol lang='kj67jy'></ol>
          <label date-time='dksden2j'><sup id='q59chsg'></sup></label>

              1. 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許卓娅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浏覽次數:

                1.jpg


                        [人物小檔案]
                  許卓娅,1951年生于 南京,祖籍中國澳門。現任南京師範大學學前教育學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1988年獲教育學碩士學位。1996-1997作爲訪問學者赴美國堪薩斯大學進修一年,多次赴香港、馬來西亞、美國參加學術會議和講學。主要研究方向爲:兒童的音樂發展與音樂教育;);兒童的發展、與體育(特别是舞蹈教育); 幼兒園集體教育情境中的學習與教學的心理學問題;現實社會中我國兒童與教師的人格健康問題與教育問題;兒童以及成人的類比思維、靈感思維發展研究;教育研究以及教育研究的教學問題;幼兒園課程建設與教師專業發展研究。主持省級以上課題《幼兒園音樂教學的心理學研究》等4項,出版《學前兒童音樂教育》等專著、教材近20種,發表論文《再論音樂與音樂的人本價值》等近200篇。教學與研究成果獲江蘇省人文社科三等獎、教育部優秀教育改革成果二等獎、江蘇省教育廳優秀教育改革成果樹勳獎一等獎、國家新聞出版署優秀教育音像制品二等獎。
                  熟悉許卓娅教授的人,誰不喜歡她坦率而親切的微笑呢?在孩子們中間,許教授是最愛笑的可愛的奶奶;在老師們中間,許教授是最愛笑的老師、朋友、專家;在專家們中間,她又成了最愛笑的“年輕人”。 聽過許教授講座的人,誰不迷戀于她的激情,她的平易,她的審美,她的創新思維呢?每每聽完她的講座,有很多很多的人會在心裏說:這樣的專家,我喜歡。每當聽完她的示範課,許許多多的老師會情不自禁地說:“我要做許教授這樣受孩子歡迎的老師,她就是我的榜樣!”曾經受過許教授點評課的老師,誰不敬佩許教授專業而又誠懇的指導呢?每次聽她一席話,一個又一個老師頓悟了,成長了,總是會戀戀不舍地說:“許教授,您什麽時候還來聽我們的課啊!”
                  凡是見過許教授的人,一定會記得她一身運動休閑裝的打扮,偶然穿一次正裝,熟悉她的人都反應不過來:“許教授,沒認出您來,怎麽不像您啊!”許教授自已也會幽默地說:“哎,對啊,我哪去了?”
                  當我在北京百年幼教大會上聆聽許教授主持藝術教育論壇,當我在英才銀座幼教集團聆聽她的講座,感受她的評課;當我終于有機會在南京拜訪到許教授,聽她談論對孩子、對學生、對幼兒教育事業的愛,感受她陽光般的微笑,體悟她熱情真誠的幫助,我的心中便有了一份感動和美好的回憶。
                  許教授多年來用“曆史生态觀”這樣一種新的方法論,,用曆史生态的眼光來審視學前教育,研究學前教育的新問題,取得了顯著成就。曾發表學術論文《用曆史生态的眼光審視學前教育》,引起幼教界的強烈反響。今天,許教授結合自己的考察和研究,和老師們談談幼教界的熱點話題之一——幼兒和幼兒園的安全問題。
                  在一次報告的休息時間,一位幼兒園教師來向我反映:有一天體育課上得很好,下課時大家都很高興,許多幼兒奔跑着返回教室,一位幼兒不小心在教室的門檻(平房門口爲防止雨水倒流而設)上絆了一下,臉朝下摔了下去,後面其他人也跟着摔倒,砸在了他身上。結果他的下巴被醫生逢了好幾針。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家長天天到幼兒園來鬧賠償,弄得園長和這位老師心情又焦慮又沮喪,其他老師也被弄得整天惶惶不安,沒有心情好好工作。最後,這位教師問:這種防不勝防的事故,應不應該由幼兒園負責?
                  一次我在外省某幼兒園參觀,看見許多幼兒在一個離水泥馬路的地面約有一個成人高度的圓形平台上玩耍,而圓形平台的四周隻有可供幼兒坐下休息的水泥 護欄。我當時因看見幾個大班幼兒坐在護欄上推搡打鬧,就對園長說:“這裏應該樹一個安全網,要不然很可能會出事的!”可園長卻回答我說:“我們從來沒有出過事!”
                  從事幼兒研究工作十多年了,我偏向于幼兒藝術教育方面的研究,并沒有專門思考過幼兒安全教育的問題,但其實潛意識裏一直還是在關注、在積累的。真正引起我意識層面的思索的,還是來自日本的相關研究信息。
                  日本幼兒園在一日活動的安排方面和我國有很大的不同。在我國的幼兒園,每天絕大部分的“黃金”時段(上午兩個小時左右,下午一個小時左右),都是屬于室内的、教師安排、組織的集體學習活動。而在日本的幼兒園,這些“黃金”時段,則是屬于戶外的、幼兒自由安排的個人學習活動。“個人”在此并不是指“獨自”,而是指“自主”。而且,與安全問題關系更爲密切的問題是:我國幼兒園的集體活動,一般是由教師控制安全的,偏重腦力鍛煉的活動;而日本幼兒園的這種戶外的自主學習活動,則一般是由幼兒控制安全的,偏重體力鍛煉的活動。按照我國幼兒教育工作者的一般經驗:室内的教師控制安全的、偏重腦力鍛煉、集體統一行止的活動方式,對比戶外的、幼兒控制安全的、偏重體力鍛煉、個人自由行止的活動方式,自然應該是更加“低危險“性的。

                 

                2.jpg

                    一般情況下,日本幼兒園的教師不但不會阻止諸如從正蕩在空中的秋千上“飛身而下”的行爲,往往還甚至會參與到幼兒們的冒險行動中去。而且,爲了培養幼兒探索、首創精神和自主适應的能力,教師還往往會“默認”甚至鼓勵各種“非常規”的遊戲方式,如頭朝下吊在單杠上移動或從滑梯上把小自行車推下等等。日本的教育工作者甚至認爲:如果活動中沒有一定的冒險性,兒童就無法真正積累相關的具體經驗教訓,也就無法真正形成回避危險的意識和能力。
                  雖然與過去相比,日本幼兒的家長在對待安全事故的态度方面,已經越來越“苛刻”和“嚴厲”。但與我國家長相比,總得來說還是比較“寬松”和“寬容”的。日本家長目前仍然普遍認同:孩子在活動中磕磕碰碰是難免的,不必爲一點小傷“大驚小怪”,被保護過度的孩子将來很可能會“沒有用”!反對“大驚小怪”和“保護過度”,并非意味着不重視安全問題和不進行安全教育問題研究。事實上,日本的安全以及安全教育問題研究,遠遠要比我國的相關工作深入得多也細緻得多。
                  我們在這裏主張向日本幼教界學習,隻是主張學習他們在看待安全問題時的“曆史生态”的眼光和解決安全生态問題時深究問題症結及其複雜關系的“科學态度”,并非是要主張簡單地照搬日本的模式,事實上照搬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個事故的發生往往有多種原因,而且是許多原因曆史積累造成的隐患持續相互作用後“一朝爆發”的結果。上述第一個事故中,有環境的原因――門檻;有幼兒自身的原因――興奮過度和沒有良好的自治習慣;有當天活動的原因――快樂;也有教師的原因――大意。而且教師的這種大意尤其是曆史性的:教師以前沒有出過大事故,相關的警惕性不高;教師性格可能是“膽大心不細”的那種;教師不知道校園裏的團體移動應堅決杜絕追跑的理由;教師沒有意識到教室門檻的潛在危險……等等。所有的原因都是複雜的相互作用中被相互“放大”,最終導緻了事故的發生。上例中的教師不知道“樂極生悲”的道理以及體育活動結束時需要對幼兒身心兩方面進行放松的諸種原因(過度興奮或過度疲勞是都是容易出事的);教師上課時一直處于緊張狀态,下課感覺可以自我放松,尤其看見幼兒高興,産生情感共鳴也就随着放松了警惕……等等。幼兒園不僅要盡量減少環境中的事故隐患,同時也要特别注意對新教師和見習實習教師進行安全教育,老教師要幫助她們迅速熟悉環境、了解事故易發的活動、環境、時間段以及相應安全策略。
                  我們可以借鑒上述日本同行的研究,逐步建立目前我國幼兒園在“高危活動”“高危環境”“高危人群”方面的研究數據庫,并據此進一步研究相關的動态對策。如:如何對“高危活動”加強監控;對“高危環境”加強管理;對“高危人群”加強教育等。我們在此講的是“主動出擊”而不是“被動防衛”,僅僅隻考慮去除“高危活動”(甚至減少戶外活動、體育活動或控制自由活動),改善“高危環境”(甚至到處搞軟地、包軟牆、包圓角、降低大型體育器械的挑戰性),而不考慮提高“高危人群”主動應對危險挑戰的智慧及技能水平,将會導緻安全生态的被破壞,造成虛假安全的“溫室效應”,進而引起幼兒應對真實生存挑戰的本性的退化!
                  同時,我們還應該深入研究相關法律法規及其生态效應。我們知道,任何國家的任何法律法規的建設過程,都是一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斷“相生相克”的過程,永遠也不可能存在對所有人、對所有事都完全“合理”的法律法規。作爲幼教工作者,我們不可能直接介入立法的過程。但我們卻可以研究現有的法律法規,研究其中與事故責任有關的各種規定,以及這些規定已經産生的“生态效應”(對教師、家長的觀念、行爲産生的影響等),并據此進一步找出我們在教育中可能主動填補的“漏洞”。如:在國外的許多幼兒園,幼兒園外出參觀遊覽都會向家長發放專門的意見書,家長簽字後表示家長同意爲外出的危險承擔一定的責任。再如:我們也可以向家長發放類似的意見書,向家長說明諸如穿着“高危服裝”的危險性和在“高危時段”從事“高危活動”(如:家長下午從教師手上接走幼兒後,仍留在大型體育器械區玩耍)的危險性,家長簽字後即表示同意爲自己的相關選擇承擔責任等等。 幼教工作者主動進行的這些相關的研究,現在已經不應該再被當作是推脫責任,而應該看成是爲提高幼兒“生存安全系統”的整體效應所做的努力。而且,這種研究本身,實際上也恰恰就是幼教工作者爲填補“立法漏洞”而做出的間接的、力所能及的貢獻。
                  關于孩子,我們總是有探讨不完的話題;關于愛,我們更有着諸多的方式。許卓娅教授對孩子的愛,對幼教事業的愛,從關注開始,從微笑開始。親愛的老師朋友們,愛你身邊的孩子,愛你選擇的事業嗎,那請關注孩子,請對他們微笑!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号-2   魯教科函[2014]1号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号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