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潘潔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浏覽次數:

              2.jpg


                      [人物小檔案]潘潔,1935年生,教授。1956年畢業于南京師範大學幼教系,曾任上海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校長,先後在南京師範學院和華東師範大學從事心理學和學前教育的教學和研究工作40餘年。著有《兒童智力發展與評估》、《創造性思維》、《大學生心理發展和教育》等。發表有關大學生、中學生及幼兒發散性思維研究多篇論文,在幼兒教育的理論和研究方面也有論文近百篇。現任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常務理事、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教育學會幼教專業委員會主任。
                我國對于兒童的研究與國外相比,還相差很遠。當前,大量的引用引進國外的東西過泛過多,本土的優秀的東西反而被擠到冷清的角落裏,這是很令人擔憂的。我們應加強對兒童的研究,不要總是強調“人力、物力、财力”的條件不好,最關鍵的是要有潛心研究的興趣和目标,更要耐得住寂寞,并時時繃緊社會責任感和民族發展觀這根弦。
                                      ———潘潔
                問:潘教授您好!當前幼兒園課程和教材問題是大家關注和探讨的熱點問題之一,請您先聊聊這方面的話題好嗎?
                潘潔教授(以下簡稱潘):在全國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影響下,幼兒園課程也走向“以目标的發展性、内容的豐富性、方法的多樣性和評價的實踐性”爲特征的多元、開放的改革之路。人們期望改革後的課程,幼兒不再隻是課程的受體,而是課程的主體。尤其自《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簡稱新《綱要》)》頒發以來,幼教界掀起了學習新《綱要》,貫徹落實新《綱要》,進一步改革幼兒園課程以提高教育質量的熱潮。我們知道,新《綱要》的“新”,最主要的不在于它剛剛頒布,而在于它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征。《綱要》作爲一個課程文件,對課程的幾個基本問題“爲什麽而教(目标問題)”、“教什麽(内容問題)”以及“怎樣教(教學策略問題)”均高屋建瓴地給出了符合時代精神的新答案,集中體現了新的教育觀。
                應對21世紀知識經濟時代的機遇和挑戰,基礎教育的課程改革越來越向縱深發展,作爲基礎教育一部分的幼兒教育課程改革也不例外。20世紀的确是兒童的世紀,21世紀将是以兒童發展爲本的教育的世紀。當前幼兒園課程将以建構爲核心,使幼兒成爲課程的主體,使學前教育課程真正成爲兒童的課程。從現代的兒童發展觀、學習觀、課程觀和教育觀出發,構思創建一種能使幼兒真正成爲課程主體的幼兒園課程,是新世紀對優質幼兒教育追求的熱切期望;是以“兒童發展爲本”的教育理念得到實現的重要課題;更是每一個學前教育工作者應承擔的責任。目前,一方面顯現出幼兒園課程“百花齊放,百家争鳴”的探讨發展趨勢,另一方面也由于幼兒園課程的開放不統一性,使得魚龍混雜,給幼兒園選擇課程教材帶來了諸多煩憂,這也是很現實的問題。這是發展中必然出現的問題,相信随着人們對優質幼兒教育課程認識的逐步提高,随着國家對幼兒園課程教材研究和管理的日趨科學和規範化,這個問題會逐步解決。
                “沒有最好的課程,隻有更好的課程。”我們深信随着時代的發展、科學的進步,實踐的反思和總結,一定能使更好的課程變得更好。
                問:目前,早期教育越來越“熱”,各式各樣的幼兒少兒興趣特長班更是炙手可熱,您對此是怎麽看待的?
                潘:重視人的早期教育已是世界趨勢。目前關于早期發展重要性的研究和科學證據是前所未有的。這不僅僅是教育者的觀點,還是其他許多學科共同研究的結果。這是一個關注新研究,尤其是腦科學研究的時代。人生最初6年之所以關鍵,不僅因爲此時大腦發展處于敏感時期,而且因爲兒童在此階段形成了最初的積極的或消極的社會行爲習慣。同時,重要的是,我們還需要對形成了消極行爲模式的幼兒以幫助。我們已明确地意識到,對這些孩子的幫助必須及早進行。我國的早期教育形勢其實不容樂觀。農村的早期教育是非常薄弱的,城市裏的“早期教育熱”也大多是“炒作”現象,從整體而言,對科學的早期教育的重視還差得相當遠。當然,由于我國獨生子女的社會背景,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望和心情是很正常的,可以理解的。目前市場上的宣傳是多種多樣的,“放任自流、自然成長”和“期望過高、拔苗助長”兩個極端現象很嚴重。這都不符合孩子成長的規律。大多數家長是按照自己的希望要求和興趣來給孩子報各式各樣的培訓班,并沒有尊重孩子的願望,或者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孩子。比如一個很簡單的現象:有些孩子本來就是内在氣質的性格特征,家長非要認爲活潑開朗好,于是就千方百計想改變。有些老師也過分關注偏愛聲音大、愛表現的孩子。其實,随着科學對人的研究的不斷深入,各種氣質性格都有優缺點,不分好壞。内向氣質性格的人善于傾聽,注意個别對待,揚長避短,容易培養成研究型人才。因此,順應遺傳規律、教育規律、人才成長規律,了解孩子,尊重孩子,給孩子提供和創設最好的成長環境是最重要的。
                問:您從事幼教研究和教學多年,最深的感受是什麽?
                潘:感受最深的有兩點:一是我國應加強對于兒童的研究。與國外相比,我們國家對兒童的研究無論深度、廣度還都有很大的差距。我覺得主要要耐得住寂寞,不過多在乎“人力、物力、财力”的客觀條件,要潛下心來像皮亞傑、蒙台梭利、蘇霍姆林斯基等一樣做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實踐研究,像我們的前輩陶行知、陳鶴琴先生那樣注重民族化、本土化教育研究。二是國外好的東西借鑒過來以後一定要講究使其“本土化、中國化”。比如“蒙台梭利”教學法現在很熱很流行,就存在着一個教育内容和班級組織形式的“本土化、中國化”問題。這個問題,可以專門作爲課題來研究。
                愉快的采訪已然結束,但潘教授傾情幼教的深情話語時時萦繞心間,她幾十年潛心研究的實踐探索精神,更令我肅然起敬,并逐漸變成努力爲孩子工作的力量,相信也會給幼教同仁和讀者朋友以深刻啓迪!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号-2   魯教科函[2014]1号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号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